《华尔街日报》:香港作为中国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会引起北京的注意

领导人在中国香港处理民主抗议时可能会受到一个主要因素的制约,即中国香港在中国金融体系现代化计划中发挥的关键作用。

近年来,中国一直将中国香港作为金融自由化的试验场。特别是,中国香港已获准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更广泛地使用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民币。

由于中国与中国内地的联系以及香港在法治方面的良好声誉,中国香港作为世界主要金融中心也继续繁荣发展。

然而,中国自今年夏天以来采取的措施不禁让人担心中国香港的地位。

北京在6月份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强调其对中国香港的管辖权,并表示包括法官在内的中国行政人员必须爱国。

在某种程度上,白皮书促使抗议者最近走上街头表达他们的不满。

在这种背景下,北京将如何应对中国香港目前的示威活动,还有待观察。

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措施意味着北京方面正在逐步加强对中国香港的控制,这违背了中央政府给予中国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诺。

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表示,严厉的压制,尤其是利用大陆权力的压制,可能加深北京方面干涉中国香港司法系统的观点,这将损害中国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

总部位于伦敦的宏观经济研究机构资本经济(CapitalEconomics)的经济学家朱利安·范·普里查德(JulianEvans-Pritchard)表示,如果香港、中国的警察和司法系统不被视为完全独立,人们对香港、中国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的信心将会减弱。

这可能会阻碍银行和金融企业,从而影响中国与全球金融体系的互动。

银行和金融企业一直对中国香港持乐观态度,认为中国香港在中国门口提供了一个西式的商业环境。

中国香港的一些人担心,中国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将在未来几年逐渐削弱,因为中国政府将进一步推动国内市场改革,包括到2020年将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计划。

目前,上海仍落后于中国香港,部分原因是中国香港的商业环境相对宽松。

中国香港拥有可靠的司法系统和丰富的金融经验。

中国的资本管制也阻碍了上海的发展。北京对人民币流动性的严格控制使得人民币资金更难流入和流出中国。

摩根大通(J.P.MorganAssetManagement)在中国香港的首席亚洲市场策略师泰辉表示,中国内地对资本项目的控制是中国香港保持领先地位的关键决定因素。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这种情况让领导人进退两难。

他们希望平息抗议,但有迹象表明,如果干涉中国香港的法律体系,一些外国金融机构可能会转向新加坡等其他金融中心。

在领导人积极发展上海的时候,他们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

一年前,中国在上海建立了自由贸易区,作为金融自由化的试验场。

然而,投资者感到失望,因为预期的政策没有得到实施,比如允许外国公司在自由贸易区发行人民币债券,或者允许它们更多地进入中国国内资本市场。

总部在中国香港的研究机构瑞东金融市场有限公司(ReorientFinancialMarketsLtd.)的研究主管王致翔(SteveWang)表示,北京方面还会在中国香港开双色球合买金鑫彩票展一些在大陆不敢尝试的金融试点,之所以不敢在大陆试验主要是担心会造成资本流动失控。位于中国香港的研究机构重组金融市场的研究主管史蒂夫·王(SteveWang)。他说,北京还将在中国香港举办双色金鑫彩票,这将是一个它不敢在内地尝试的金融实验。它不敢在内地测试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它担心资本流动会失控。

过去30年来,中国香港一直是中国几乎所有标志性金融改革的实验室。

1997年,英国将中国香港的主权移交给中国。北京承诺给予中国香港50年的高度自治。

在此之前,中国国有企业已经开始在中国香港上市,以筹集急需的资本。

如今,中国大多数大型国有银行、能源巨头和移动通信运营商都在中国香港上市。

中国香港不仅帮助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也在困难时期帮助了中国政府。

去年12月,随着对中国金融体系健康状况的担忧加剧,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中国香港上市,募集资金25亿美元。

信达中国是中国政府为处理大型金融机构不良贷款而设立的四家坏账银行之一。

中国香港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2009年,中国在中国香港建立了首个离岸人民币市场,此后允许新加坡、伦敦和巴黎等全球金融中心进行人民币交易。

近年来,中国香港已成为点心债券的发行中心。

点心债券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但在中国内地以外发行。

即使他们想发展上海,领导人也寻求中国香港的帮助。

中国希望吸引来自中国香港的大量投资者,以提振上海股市。上海股市一直受到新股供应过剩和内幕交易的困扰。

预计相关部门将于10月启动沪港通试点,允许海外投资者通过中国香港投资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同时扩大内地投资者在中国香港投资的渠道。

中国东亚金融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余明表示,中国香港在金融领域仍有许多优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