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很难说他又赢了财产税吗?央行官员是这么说的…

2018年前不到一个月,财政部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根据评估价值对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

财政部长通过一篇文章向外界发出了信号。

作者立即注意到,这篇文章被媒体解读为对房产税的落地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时间表,因为文章指出:根据中央政府批准的《关于贯彻税收法律原则的意见》的要求,所有新型的税收都应受到法律的规范;目前由国务院行政法规规定的税种将上调为法律规定,同时废止相关税收法规。

力争到2019年完成所有立法程序,到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事实上,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7-2018年中国住房发展报告》也指出,在过去两年里,中国的整体住房市场一直在稳步上升。为了更好地建立一个长期机制,建议明年将财产税列入立法议程。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预计,房产税将于2018年正式进入立法程序。

目前,2018年是房地产税收立法的更合适时机,因为当前房地产市场的一个关键变化是,与过去两三年相比,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库存明显下降。

当然,许多媒体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具体的登陆政策和业主将缴纳多少税上。

一些媒体惊呼,开征房产税将是压倒强劲房价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这一判断很快被许多媒体和普通人接受和认可。

在许多解释中,这并不是没有疑问和担忧,比如任志强。

十天前,任志强参加了一个活动,他说房产税将不会在2018年出台。我认为今年不但不会开征物业税,而且可能不会开征很长时间。至少目前,在讨论财产税之前,它必须减去一些已经附加在财产税上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财产税的概念被提出以来,任志强一直认为很难引入它。

根据现有信息,2014年任志强的微博未被禁止时,在与微博网民互动时,指出中国不应该征收房产税,因为中国的土地不属于个人。

中国的财产税不包括土地,而农村土地和集体土地应该征税,所有土地收益都应该征税。

当时,任志强说,此外,中国正在征收多种税收。用已经征税的钱买一栋房子,然后再收回来是没有意义的。

我国房地产税制改革应调整利益关系,征收房地产税。

在网易经济学家2016年年会上,任志强还直言,在现有政策条件下征收房产税被称为抢劫。

我认为抢劫案一般不会得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你也不想。

事实上,任志强并不是唯一持有相同观点的人。

例如,著名经济学家水皮称房产税是自己的目标。

他撰文指出:房地产税由于事关千家万户,所以万众瞩目,江湖上经常会有关于它的传说,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都是乌龙球。他写道,房产税备受关注,因为它关系到成千上万的家庭,江湖上经常有这样的传说。然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到目前为止,这基本上是一个自己的目标。

水皮认为房产税非常复杂。目前,我国许多住房系统和交易信息尚未接入互联网,统一的户籍制度尚未完全建立。

也就是说,我国没有统一的房地产登记制度,因此征收基数、豁免面积和豁免单位数量等因素是不确定的。

有趣的是,任志强对房产税的预期一直被许多网民不屑一顾,就像预测房价的趋势一样。

和过去一样,任志强在表达了上述观点后,很快遭到了许多网民的攻击。

但同样值得思考的是,他的许多支持者已经表达了他们的支持。

突然,这两种力量不相容了。

网民说:支持者都是无产者,反对者都是无产者。

然而,今天,1月16日,任志强的预审似乎又得到了证实。

今天,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人员盛松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征房产税是一个方向、一个目标,应该在未来完成。完善税制,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包括缩小贫富差距,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实施典型的房产税,即我刚才提到的所谓控股环节房产税,似乎短期内无法解决,短期内也无法推行。

作者注意到,尽管只有129个单词(加标点),这篇文章很快被广泛转载。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盛松城不是一个普通的专家,这引起了这样的震惊。

根据简历,盛松城自1996年以来一直在央行担任重要职务。

2010年,盛松成从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调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自2016年9月以来,他一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顾问。

辅导员不难理解。

在中国的官场上,对于一个如此重要的官员来说,在一个敏感的时刻抛出这样的观点意味着什么?不难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