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通缉犯李王霸再次敦促拒绝保释。

2月13日上午,中国台湾通缉的经济罪犯王友曾在洛杉矶移民局圣佩德罗拘留所出庭。

王有曾的保释申请被驳回,法院为王有曾的案件设定了审理日期。届时,它将决定是允许王有曾进入美国还是把他送回中国台湾。

由于王要求通过他的律师秘密出庭,所有媒体都无法出席听证会。

[/k0/]力霸集团中国台湾通缉犯王友曾于13日上午首次在洛杉矶圣佩德罗港的移民拘留所受审。

王还要求法院通过律师弗兰克·尼尔森(FrankNelson)举行闭门听证会。移民检察律师没有反对,罗斯彼得斯法官裁定不举行听证会,此前被允许出席听证会的六名媒体代表也被邀请出拘留中心。

据两名同时出庭为他人辩护的律师称,王看起来很累。

至于王有曾下一次出庭的日期,其中一名律师约翰·斯皮恩(JohnScopin)称是3月6日,另一名律师称是3月7日上午10点。

不管王有曾的个人听证会日期是哪一天,恐怕他都必须在监狱度过农历年。

没有理由急需保释。国土安全部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的公关官员弗吉尼亚·基斯(VirginiaKice)向六名代表透露,王曾被关押在一个30至40人的牢房里。没有紧急医疗状况、暴力威胁和其他急需保释的原因。

成群的媒体在拘留中心外聚集了来自美国各地和中国台湾的20或30名中国媒体代表。由于法庭空空间狭小,媒体前一天选举了三名代表,基思后来同意抽签再选举三名代表当天上午出庭。

代表包括两名移民律师周郑新和杨玲,以及一名素描艺术家。

不举行公开听证会可能有两个原因。周郑新律师对此进行了分析。王有曾第一次出庭,确认他的身份并提出申请。

拜伦听证会(BailBondHearing)或像这样安排听证会一般对公众开放。然而,王友曾的律师在前一天晚上9点提出了关门的动议。代表移民局的检察律师劳兰斯没有反对,法官裁定禁止其出席。

周郑新说:“不举行公开听证会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各方的政治庇护请求过于敏感,保护理由不公开。另一个原因是它涉及国家国土安全机密。

王友曾的案子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想最大的可能性是政治庇护,迫害过程不能公开进行。

可能会拖延很长时间的周郑新也表示:“移民法庭只是国土安全部下属的一个行政听证室,由总统管辖。移民法庭只是一个上诉渠道。

如果申请人不同意移民法院的决定,他可以向联邦法院上诉,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周郑新还指出,王有曾的律师可以随时申请保释,也可以根据亲属申请调整自己的身份。

他说,王又曾如是没有有效证件想要入境,依规定,法官一般不会批准保释;何况王又曾有逃跑的可能,保释机率很低。他说,如果王有曾想在没有有效证件的情况下入境,法官通常不会根据规定准予保释。此外,王有逃跑的可能,保释的可能性很低。

杨玲,另一名代表媒体的律师,几乎没有机会申请庇护,曾经是移民局的保释金官员,处理政治庇护案件。根据她在移民局接受的培训,如果庇护申请人在祖国提起刑事诉讼,大多数人将被要求在回国前自行解决起诉问题。不管王有曾是根据父母还是根据I-485提出了调整身份的I-130申请,她最终都会面临出示祖国优秀公民证书的问题,所以获得批准的机会不大。

杨玲说,如果王力宏申请了589号州际公路政治避难,或者先搁置亲移民政治避难,或者先搁置亲移民政治避难,都没关系。然而,如果台湾以证人身份出示王立军犯罪的证据,杨玲认为他获得政治庇护的机会相当渺茫。

这将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杨玲透露,这种情况通常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然而,出于人道主义原因,被拘留者可能会加快处理速度,但离开拘留中心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

至于王有曾是否可以要求自动离境,杨玲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只能在收到移民法院的通知前一年要求自动离境。王有曾在接到通知的前几天。

虽然他们不能进入移民法庭,但现场的20或30名中国媒体人员也在忙着追捕相关人员。

代表王有曾的尼尔森(Nielsen)和也是翻译的商业律师德文(Devon)被法庭内外的大量媒体包围。

尼尔森和其他人说,未经双方同意,他们无话可说。

今天的开庭时间是早上8: 00,但是媒体会在早上5: 00到场与中国台湾联系,或者先发照片。

在后续访问中,另外两个电视摄像机掉了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