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王洋/香港开放160年来的第一次全民哀悼:一人联络处走在外面焚烧国旗不能忍受香港人:结束一党专政

托托/李王洋自杀后,香港人无法忍受。

大约30个团体在下午举行游行,要求彻底调查“6月4日铁人”李王洋的死因。会议称有25,000人参加。

示威者要求当局公布李王洋死亡的真相,并不断高呼“结束一党专政”

组织者向群众发表演讲,称不结束一党专政就不可能防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一些人在联络处门前当众焚烧自制国旗,警察试图阻止人们用喷火来焚烧国旗。

会议发表了一份立场文件,提到了对李王洋之死的强烈愤怒。

他们要求为李王洋伸张正义,释放所有政治犯,并要求候任行政长官梁振英就此事件发表声明。

游行人士与警方一度推撞,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线,冲出干诺道西马路,警方曾5次施放胡椒喷雾。示威者与警察推挤了一会儿。示威者冲破警戒线,冲出干诺道西路。警察用了五次胡椒喷雾。

警方指出,事件发生时有3,600人,事件发生时最高人数为5,400人。

网友@anhuibengbu27:这是中国香港开放港口160年来第一次,所有人都为一个人哀悼。

李王洋的生活如此悲惨,以致伤了香港人的心。李王洋的生活是如此高尚,以至于鼓舞了香港人的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门口,已经有一大群网民@sfchoi8964:成千上万的香港人送李王洋去召唤他的灵魂。背诗苦行队从铜锣湾走到西区。我们都是李·王洋。不死网民@hklocalnews:李王洋事件游行警方称,高峰时有5400人:一些非政府组织发起游行,要求中央政府追查大陆民主活动人士李王洋死亡的真相。会议宣布,25,000人参加了下周三为@hnjhj举行的烛光纪念活动:组织者宣布下周三晚上(前七天)在立法会门口为李王洋举行烛光纪念游行。大会宣布,25,000人参加了民主与民生协会(ADPL)昨天在旺角行人专用区为李王洋设立的纪念册。6月4日,许多市民签名纪念铁人。

谢光荣拍摄了“香港人今天再次站起来”作为正义的声音“良知将召唤香港人今天向前迈一步!”李·王洋,一个6月4日遭受酷刑的盲人和聋哑人,被屠夫政权残忍地肢解和杀害。香港人深感悲痛,坚信铁血之人永远不会死。

愤怒无法熄灭。香港人今天将走上街头谴责当权者,发誓用正义回报李王洋,用真理回报历史。

福利彩票如何查询中奖

《苹果日报》报道说,李王洋的去世引起了许多香港人的悲痛和愤慨。近日,在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外的临时灵堂,近500人前来悼念。市民用来表达敬意的鲜花挤满了大厅。

叶老师带着他4岁的女儿参加了仪式。叶莉甚至用绘画表达了他们对民主英雄的尊重。

叶先生指出,李彦宏多年来坚持民主,从来不相信自己会自杀。虽然香港人无法改变现状,但他们仍然可以上街游行,要求李主持公道。”只要有良心、正义和民主,现在就是大声疾呼的时候了!”这是中国员工第一次加入中国组织。陆小姐以前从未参加过6月4日的烛光集会。李的死让她无法忍受。”这说明李·王洋又瞎又聋,每个人都可以杀了她.”

她认为,既然香港人生活在政权下仅存的自由空中,他们就应该以正义来说话。

秘书王小姐指出,当地官员甚至可能在杀人后被贴上自杀的标签,并号召朋友们参加示威游行来表达他们的愤怒。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香港在中国香港的中央政府联络处外举行了一次罕见的大规模示威,要求北京彻底追查湖南民主活动家李王洋的死亡时间。

许多亲北京的香港代表也写信给中央政府,要求当局说出事件的真相。

周日下午,数万名市民从中国香港岛中心区游行到西区中央联络处门前。

许多示威者不满意警方只允许他们排成一行通过狭窄的通道,并在中央联络处前的纪念馆悼念李王洋。他们爬过警察设置的铁栅栏,直接冲向繁忙的道路行进,造成交通中断。

示威者同时从两个方向向联络处行进,突破警察设置的防线,直到他们完全占领联络处大楼前的道路。

在此期间,警方不断举着标语牌,用扬声器警告示威者,警方可能不得不使用武力阻止示威者。

示威者要求当局公布李王洋死亡的真相,并不断高呼“结束一党专政”

组织者向群众发表演讲,称不结束一党专政就不可能防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一些人在公共场合焚烧联络处门前自制的中国国旗。警察试图阻止人们用喷火焚烧中国国旗。

该组织说,25 000人参加了示威,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面临的最大规模的有限空地面示威。

62岁的湖南邵阳民主运动人士李王洋在1989年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后被监禁了20多年。在此期间,他遭受酷刑,又瞎又聋。他去年被释放了。

上周三,他被发现在医院被绞死。当局坚持认为他是自杀的,但许多人不相信这种说法。

周六,李王洋的遗体被火化,激起了香港人的愤怒。

一些亲京港的代表表示,他们将写信给中央政府,要求有关部门披露李王洋死亡的真相。

候任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他无法像往常一样就中国内地的此类事件发表评论,但同意在中国的香港人享有表达不满的自由。

在香港人示威期间,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的一些人透过窗户观看示威,但像以前一样,没有人出来接受人民的呼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