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的遗嘱被他的儿子以债务为由起诉了20年,不管他继承了多少遗产。

一个波浪不平坦,另一个波浪上升。

「向父亲遗嘱执行人追讨十亿港元欠款早已列明,迟早会偿还。

这与分割家庭财产不同。

中国已故商人霍英东(Henry Fok)的儿子霍振寰最近在中国香港参加一项活动时,首次回应了霍英东的家庭纠纷。

6月29日,由霍振环等人控制的一家家族金融公司——中国香港贷款金融公司(以下简称“金融公司”)向中国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声称霍英东死前曾向该公司借款,现要求霍英东的遗产执行人从遗产中预留一笔款项,以偿还该金融公司10.68亿港元的本息。

金融公司的“入侵”给霍氏家族尚未解决的生产纠纷增加了新的变数。

“问题在于,财务公司的受益人与霍老遗产的受益人不是一个重合的群体。“问题是金融公司的受益人和霍老遗产的受益人不是一个重叠的群体。

“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资深律师告诉记者,不难想象霍老遗产的受益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律师说,即使债务是家庭性质的,如果不能在霍老的遗产下收回并平均分配,霍振寰等公司的董事或股东可以获得的资金数额将会大大减少。

霍英东于2006年10月因病去世,留下了巨大的家族财富。

霍英东2006年去世时,该家族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118位,资产估计为37亿美元(当时约为300亿港元)。

资料显示,早在1978年,霍英东就立下了最后一份遗嘱。

根据遗嘱安排,霍英东的妻子和孩子都是他遗产的受益人。遗嘱显示受托人不能在霍英东死后20年内分配其遗产。

遗嘱还指定二儿子霍振寰、三儿子霍振宇、霍英东的妹妹霍木雪和他的妹夫蔡元林为遗产的执行人,他们负责每月从遗产中支付家庭成员的固定生活费用。

根据本报获得的案件起诉书,代表金融公司起诉霍英东遗产执行人的律师事务所是威尔金森律师事务所(WilkinsonGrist)。

公司负责人说他不会对此事发表评论。

然而,消息人士称,最近,他透露此案是由原告董事会决定的诉讼。

根据中国香港公司注册处的数据,霍英东的金融公司成立于1972年1月。其董事包括霍英东的三个儿子,霍振寰、霍震宇、霍春婷、霍春婷的儿子霍启山和霍老三的姐夫林刘溪。

这意味着对霍老的财产提出索赔的原告是霍家的一员。

在霍英东遗嘱指定的遗嘱执行人中,蔡林远于1993年去世,霍英东享年85岁。

因此,该遗嘱的实际执行者只有霍振寰和霍振宇。

根据上述律师的说法,根据中国香港的法律,遗嘱人死后,他的财产将进入遗嘱信托。

遗产的管理将由遗嘱中确认的遗嘱执行人来处理。

其他继承人不能直接参与遗产分配。

换句话说,霍震寰和霍震宇兄弟对霍英东留下的300亿港元有很大的决定权。

此外,有一个大家庭的霍老(Huo Lao)也禁止第二房和第三房的孩子做生意,以防止家庭成员争夺财产。

然而,即使是这样一个曾被媒体誉为“完美”的遗嘱设计,也没能阻止子孙后代卷入这场财产纠纷的浪潮。

在上述诉讼中,金融公司向霍英东的执行人霍英东、霍振寰和霍振宇追回了欠款和利息。

由于霍英东的遗嘱规定,他死后20年内不得分割遗产,无论原告提起诉讼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诉讼成功,金融公司的几个受益人可以从家庭财产中公平分割10.68亿港元。

上述律师告诉本报,中国香港的法律规定,无论债务人是否活着,一笔债务的起诉期限为六年。

如果从霍英东欠金融公司的钱的时间是6年或更长,而在此期间,金融公司没有向霍英东索赔,金融公司将失去起诉欠款的权利。

如果在此期间,金融公司不得不向霍英东起诉资金,起诉期从上次恢复之时算起。

霍英东在将近六年前的2006年因病去世。

「这可能是金融公司在检控过程中为符合上述法例及维持检控权而采取的一个步骤。

”律师说。

此案将于今年9月20日在中国香港高等法院审理。

事实上,早在去年年底,在外面“平静”的霍家就已经开始了一场财产纠纷。

去年12月,霍震宇作为霍英东的遗嘱执行人向中国香港高等法院提起上诉,指控霍震寰、霍英东和霍英东的三个房间等16名家庭成员要求解雇另外两名遗嘱执行人霍震寰和霍英东,并正式引发霍英东的家庭纠纷。

他指控霍振环在担任遗产执行人时侵吞遗产,而霍尔木琴年纪很大,所以他希望上诉法院的一名退休法官能和他一起担任执行人。

今年4月,霍震宇再次向中国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请,将16名被告变更为14名被告。

律师说,由于被告的变更,法院将允许原告撤销原案件并提起新的诉讼。

但是,一方当事人不得就同一事项对另一方当事人提起两次诉讼。

目前,该案被告包括霍震寰、霍震霆、霍震霆和持有家族股份的霍尔普。

霍震宇指责他的两个哥哥,要求霍震寰贪污14亿港元,并要求霍震霆交出霍英东用来记录自己财产的账簿。

请愿书指出,霍震霆在父亲去世后拿了一个公文包,里面的笔记本记录了霍英东名下的资产和财务信息。

霍震宇要求霍震霆交出笔记本。

此外,请愿书显示,在20世纪80年代初,霍振环拿走霍1234彩票欺骗英东,并把它放在瑞士苏黎世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这是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家离岸公司的不记名股票,是霍英东在他死前发给霍多保公司的。

2008年,霍振寰从离岸公司的银行账户向其私人银行账户转移了大量资金,涉及总额约5200万港元。

霍振宇还指责霍振寰出示了四份家庭安排备忘录,要求霍姆斯和家庭第一、第二和第三房间的成员确认他是上述三项资产的受益人。

他认为,家庭安排备忘录还列出了一些父亲遗嘱中从未提及的珠宝,包括钻石、蓝宝石、红宝石和其他宝石,总价值约9000万港元。

霍震宇要求霍震寰解释珠宝的下落。

“问题的关键是遗嘱执行人的权利是全权负责财产的分配。

“上述律师认为,只要他们服从,他们可能会得到更多。

该案的审判将于今年7月底开始。高等法院将首先根据霍振宇的请求做出简易判决,决定是否立即解除霍振寰的遗产执行人身份。

此后,霍振环挪用遗产案将再次审理。

中国香港《遗产认证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如果遗产的实际受益人声称遗嘱执行人对遗产管理不当的主张被法院接受,法院可以中止或撤销遗嘱执行人的身份,并规定由另一人继承遗嘱执行人管理遗产。

目前,霍家大部分成员都表示反对霍震宇的行为。霍震宇的母亲、他的两个兄弟和姑姑都明确表示反对。

去年年底,霍振寰发表声明称,霍振宇的指控与事实不符,不幸的是,此事被提交法院,这令他很难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