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雯打算整治广东省纪委

11月初,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命令广东省委、省政府和省人大的主要领导人到北京汇报工作,事实上,他们指示广东省领导人进行检查,并列出了针对广东省的十大罪行。

胡雯与广东高官的摊牌意味着惩罚广东官场的小冲突已经开始。

在中国政坛上,北京、上海、广东一向被认为是实力雄厚、针插不进的顽强地方诸侯势力,任何中央领导人只要降服这三个地方诸侯势力,则全国地方诸侯归顺。在中国政治中,北京、上海和广东一直被认为是顽强的地方附庸势力,势力强大,进不去。只要任何一个中央领导人交出这三个地方附庸部队,整个国家的地方附庸就会臣服于他。

在震撼全国的“上海反腐风暴”中,胡雯占领了一座堡垒——陈良宇集团,但上海黑帮并没有完全垮台。

中国人韩正接替陈良宇,这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现在,不管陈良宇的案子是如何了结的,胡雯都把斗争的焦点转移到了广东,从而上演了一出文学戏,胡雯命令广东高官到北京摊牌,这似乎是一场惩罚广东官场的小冲突。

11月初,中央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命令广东省委、省政府和省人大的主要领导人到北京汇报工作。

事实上,广东省委、省政府和省人大都奉命检查工作、自身建设和儿童管理。

胡锦涛:解决广东问题必须消除隐患胡锦涛、温家宝、吴官正等会见了广东省高级官员张德江、黄华华、黄丽满、王华元、曲光远(省委副书记)、刘玉璞(省委副书记)。

胡锦涛开门见山地说:广东省的问题非常复杂、严重、有影响,而且长期积压。

这种情况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党和社会都看到并掌握了。

过去,中央政府也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最终还是无始无终地撤军了。

现在是更彻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承认为时已晚。

如果我们等待并让它改变和发展,那将是对人民的犯罪,历史不会原谅我们。

如何开始解决方案?利用即将到来的过渡期和即将到来的秋季中共十七大的召开,我们将从省委书记、省长、省人大主任、省委副书记、常委做起,着力解决省、市委、政府和人大二级班子的问题。

上海和广东的情况相似,就是团队建设的问题。

积压的问题在组织、政治、经济和习惯势力方面是不正常的。

有一种风说:没有人能解决上海和广东的问题,谁想解决这些问题,谁就要遭殃。经济崩溃和团队瘫痪,谁能负担得起!今天,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央政治局决定统一认识:上海问题必须继续调查,广东问题必须解决,消除隐患。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向人民、党和我们承担的使命解释。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已经指示广东官场检查和解决十大问题。中央纪委指示广东官场检查和解决以下十大问题:(1)团队长期从事帮派、山头和宗派活动(广府、客家等省);(二)党政、公安、司法部门的组织结构、干部严重腐败的;(3)黑社会组织在党政、公安、司法、金融、商业等领域活动猖獗。;(四)党政官员和国家机关干部在财政、经济和土地开发中违纪、腐败的;(五)公安司法系统黑暗、滥用职权,公安司法队伍素质低下;(六)猖獗的社会色情、赌博、吸毒及其与当地党政和公安部门的勾结;(七)治安极差、恶性刑事案件数量多的原因;(八)资金和资产外流、有组织洗钱活动及其背后的力量状况(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研究室和银行监管委员会的调查研究,广东境外流出或流经广东的资产占全国资金和资产外流的60%以上);(9)社会、金融、经济领域干部配偶和子女的腐败和滥用职权(罗干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说,上海在20世纪30年代被称为“冒险家天堂”,这当然侮辱了中国的民族尊严。今天在上海和深圳,对于一些官员和他们的家人来说,每天晚上炫耀财富和演奏音乐已经成为一个天堂。这也是对社会制度的背叛和对人民利益的掠夺)。(10)社会贫富分化,地方党政部门滥用职权,损害人民利益,导致阻力突出(张德江声称广东省人均国民经济产值和人均收入已经达到欧洲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等等)。

事实上,广东十分之一的常住人口(近800万人)年收入不到1500元,即每人每天只有4.1元——0.55美元,远远低于联合国规定的每人每天1美元的最低标准)。

会上,吴官正点名黄华华、黄丽满、王华元等,吴官正直接点名黄华华、黄丽满、王华元等,说:要争取组织主动权,澄清自己的问题,明确自己负责的工作范围内的问题,放下包袱,投入到过渡工作中,接受考核。

吴官正还对黄丽满说: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些问题不会自动消失。在过渡期和退休前搞清楚是一个正确而理性的选择。

[[下一步]党的十七大领导小组最初将黄华华列为广东省委书记候选人,但内部争论激烈,该小组在黄华华的意见发生激烈变动之前由曾庆红领导。它认为黄华华的腐败生活不适合当党委书记,从广东省调到北京的其他省份担任副省长或副部长是合适的。

黄丽满被列为退休考虑对象,但她有强烈的个人“官方瘾”。2004年四中全会后,她还向省委和中央组织部提出了要求。任期届满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任将接替CPPCC的职务。

在黄丽满担任深圳市委书记期间,他在中央党校学习时开了太多的玩笑。

在考试中,她甚至给了“三个代表”的错误答案。中央党校副校长滕文生批评她:“这太不对了!”黄华华和黄丽满是广东省乃至全国港澳著名的官场巨富。

他们以家人的名义匿名拥有3000多万或近1亿元的财产。

随着中央政府反腐败行动报告的收紧,黄丽满和他的家人卖掉了四栋房子,兑现了1300多万元人民币。

黄华华和他的家人还卖掉了他们在深圳和佛山的两套别墅,赚了近800万元。

黄华华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当李长春被任命为广东省委书记时,他多次在常委会上表示:随着改革开放,广东与中国的香港和澳门联系在一起,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出行。业余生活应该更加自由和放松,这是很自然的。

夜总会和高级俱乐部有很高的情感吸引力。我不反对“调整”。

李长春的“调整理论”传到了中央政府。时任中共中央书记的尉健行曾询问过此事。

李长春认为,在这个时候,他指的是党外人士。

10月中旬,温家宝在访问广东时,特别提到广东省委班子自身建设问题非常突出和严重,引起了极大的公愤,要求省委领导干部放下思想包袱,主动澄清自己的问题。

11月14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特别选择在深圳召开“加强反腐败法律制度建设座谈会”。中央纪委副书记夏赞忠亲自主持了会议。

夏在开幕词中说,中央政府批准在深圳召开全国反腐败和法制会议具有特殊意义。

首先,要摆脱意识形态和观念限制的束缚,不要让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不要因为深圳的发展速度和成就掩盖深圳党政机关的腐败。深圳的高层建筑掩盖不了深圳的黑暗和衰败。我们无法掩盖深圳黑势力的犯罪活动和恶劣的公共安全环境,因为深圳灯火通明,交通繁忙。市场的繁荣掩盖不了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的事实。此外,不可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数百万员工因穿着考究的官僚和富人进出高级酒店和俱乐部而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在现场,夏赞忠制作了20多份广东省政府、深圳市委、市政府自诩的报告,包括深圳成功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特区、深圳精神、深圳步伐、深圳力量、深圳成功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先锋等。

夏指出,深圳问题既有国家普遍性,又有特殊性。

每个人都认为,开放深圳的组织、司法、金融和经济黑暗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深圳发展和改革政策形而上学束缚的否认。现在是时候摆脱它们,以务实、现实和科学的方式对待它们了。

中共副书记寻求“黄儿”会谈座谈会期间,夏赞忠曾与黄华华、黄丽满交谈,并再次指示他们要主动认真对待自己的问题,不要使问题复杂化。

随着十七大的临近,胡锦涛“消除政治隐患”的心情更加迫切。看来广东地方势力的未来不会比陈良宇今天的派系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