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见财经官员驳回指控,并在80天内发布法规;数字现金的数字经济时代应防止数据隐私泄露的副作用

胡金华在数字经济越来越显示其强大的商业前景的时候,法定数字货币何时问世成为关注的焦点之一。

9月21日,中国央行针对早前外媒发布的短期内将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消息通过相关渠道进行了辟谣。

而这则消息源自于今年8月23日福布斯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正式推出数字货币,初期将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阿里巴巴、腾讯以及银联七家机构发行。

且央行的数字货币可能会在今年11月11日正式推出。

一旦这一数字货币如期推出,中国央行将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正式发布数字货币的央行。

消息真耶?假耶!官方辟谣事实上,在上述消息发布之时,并未大规模的引发外界关注。

不过就在9月21日,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官网发布了辟谣的消息称:近期有大量网传消息指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80天内落地,为此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向中国人民银行求证,证实网传数字货币推出时间及参与机构等均为不准确信息。

而该官网平台也引述中国央行的提示称,关于数字货币相关工作进展,人民银行会适时披露,请以官方信息为准。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央行加紧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短短三个月就要成为全球首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是不太可能的,即便在技术层面已经做足了准备,国家层面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不可能贸然推出。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6年1月20日,央行便在其网站上发布一则公告称,争取早日推出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

如今3年过去,外界对央行数字货币究竟是什么模样,具体兑换机制等仍不得而知。

而在今年8月2日,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表示,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称,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等创新应用。

对此,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刘昌用分析指出,央行数字货币已经研究了好几年,主要是制度和利益关系的协调,如果决定了具体实行,小规模小范围试行应该不难,但官方绝对不会像这样随随便便信息泄露。

事实上,对于外界而言,也还不清楚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究竟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也是一个谜。

此前,央行相关人士仅表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并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延续现有中央银行和商业机构分工协作提供现金服务的运营架构。

而且央行也称未来法定数字货币的流通是应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

在券商眼中,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对于资本市场是利好,它们已经开始“吹风”。

如西南证券发布研报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对银行和货币体系的影响非常重大,有望重塑银行IT行业竞争格局;安信证券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势必将对现有的金融市场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创造全新的商业机会。

数字经济时代已经到来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国家级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排上了日程表,全球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悄然来临。

就在9月21日,由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主办、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ACCA、德勤协助举办的“数字化经济的逻辑与展望”的论坛上,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李扣庆就指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数字浪潮如此大的冲击,人类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人类本身能够创造出如此庞大的数据,同时人类驾驭数据的能力,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变得如此强大。

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即数字时代。

“数字化的浪潮或许不会有退去的一天,数字化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整个社会将成为数字化的海洋。

数字化进程非常快,但是这个大幕还只是刚刚拉开,更大的影响还在后面,这需要我们共同积极的应对,需要我们改变心智模式、知识结构、能力结构。

中国要培养的高端财会人才或者其他各类人才,如果能够把数字化和国际化两个翅膀装上,这样国家人才一定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李扣庆分析指出。

而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现数文明科技CEO涂子沛则表示,数字是人类创造的认知工具,当今的互联网是沉淀数据的基础设施,随着数据记录的范围不断扩大,记录工具越来越先进,原来记录不了的事情,在数字时代全部可以记录,一切业务全部可以数据化,所有的业务全部记录下来,变成数据沉淀在互联网上,这样大数据才能发挥作用,实现数据的商业化,通过广告革命、信用革命和管理革命等将各个商业体建设成智能型社会。

涂子沛指出,随着一切交易在线化,社会中发生的业务也都变成数据,而当社会数据化了之后,整个社会产品、资金、生产能力、空间、技能、劳务都变成数据,变成数据之后可以自由的去被整合、匹配。

人工智能主导进行整合和匹配。

从数据到信息到知识到智能,都是数据为基础的经济,数据就是这个时代最本质的新现象,互联网只是全社会沉淀数据的基础设施。

<p>但是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也并非万事皆顺风顺水,针对未来万物皆数的状况所带来的挑战,涂子沛也提出警告,数据的所有权的一个社会问题,即数据到底公有还是私有?属于个人还是属于公司还是属于国家?现在没有规则,全世界都在探索这个问题。

一方面每个人对数据开始有意识、有看法、有概念、有价值观,认识到数据是一种新的资源、资本甚至是资产;另一方面,新数字经济也存在副作用,即数据的隐私和泄露。

未来应当建立统一的数据使用标准,建立人类数据的共同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