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主管告别“百万”年薪?

中央企业高管薪酬改革即将进入深水区。

最近,据报道,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牵头、财政部和其他部委参与的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薪资调整计划初稿已经起草,征求了意见。该计划草案的主要建议之一是,中央企业和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工资将减少到目前工资的30%左右,每年不得超过60万元。

根据这样的规定,平均工资较高的金融企业高管将被削减最多。

中央企业和国有金融企业的最高管理收入合理吗?在这个问题上,把握公平与效率一直是个难题。

“最近,人们只是简单地将中央企业高管的薪酬改革计划削减了30%,这是有偏见的。

“8月26日,中国劳工研究会副会长苏海南告诉记者。

财务主管赚取年薪或“数百万”和“为什么他们都专注于减薪?”每个人都满意这个下降吗?对此,苏海南直言不讳地表示,薪酬改革计划包括“完善制度、调整结构、加强监管、调整水平、规范待遇”,不能被理解为仅仅是减薪。

显然,这一改革的方向不是一刀切的,也不是所有中央企业的领导人都将工资降低到30%。

“换句话说,如果是上市公司,国有股没有正式地位,可以采取很多中长期激励措施,否则情况就不同了。

”苏海南说。

然而,按照市场化经理跟随市场价格、行政经理跟随行政序列的改革思路,备受外界关注的国有金融企业高管薪酬仍面临下调的可能性。

根据五大国有银行2013年的年报,五大银行董事长的年薪去年超过100万,高于同级国有企业。

如果该计划得以实施,五大银行高管的年薪可能告别“百万”时代。

事实上,虽然他们目前的收入水平与股份制银行相比仍然相形见绌,但在官商双重身份下,市场化薪酬仍不可避免地存在争议,因为国有银行的高管都是“一把手”。

“国有银行的董事长和行长相当于副省长的级别,但工作是否一定比副省长更忙,事实上,我们不能这么说。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告诉记者,国有金融企业的高管既是高管,也有行政级别。作为企业,可以适当高于政府部门,但不能高于同级政府部门,否则会造成收入分配不公平。

8月26日,针对中央企业首席执行官减薪的报道,农业银行行长张赟在绩效会议上表示,中央政府最近对中央企业高管薪酬调整进行了专项研究。

据报道,中央金融机构的高级管理层也属于这一群体。“作为中央金融机构的高级管理层,我们将坚决支持并忠实执行这一决定。

但在金融业,也有一些人不能对“工资已降至30%”的消息坐视不管。

“本行目前的薪酬体系基本完善,管理薪酬体现专业标准。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低工资可能导致国有银行员工流向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同时,它也为求职奠定了基础。

对此,郭田勇表示,高级管理人员可能不会有大的流失,因为作为一家具有相应行政级别的国有金融企业,高级管理职位不是为待遇而保留的,而是为职业生涯而保留的。

“大多数金融高管可能跟党政部门干部一样,有责任感,本身不把个人得失、收入看得太重,当然也可能有部分人更看重待遇,但流失的话也没什么,未来深化改革要进一步扩大民间资本的总量,因此流向其他金融机构的话也有助于增强民间资本的实力。“大多数财务主管可能与党政部门的干部有同样的责任感。他们不太重视个人得失和收入。当然,有些人也可能更重视治疗。然而,如果他们赔钱,那也没关系。今后,深化改革将进一步扩大民间资本总量。因此,如果它们流向其他金融机构,也将有助于增强私人资本的实力。

“股权激励预计将重启。除了薪酬调整之外,金融业也在关注暂停6年的国有金融企业高管和员工股权激励的消息。

消息人士称,财政部牵头的国有金融企业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相关方案已经完成最后一轮磋商,即将正式试点。

试点成熟后,将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全面开放。

事实上,去年9月,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出席中国银行业协会第十三届大会时表示,他将逐步探索试点股权激励等中长期激励措施,并将高级管理层的个人利益有效融入本行中长期发展目标。

这是2008年银行股权激励暂停后的第一份官方声明,市场也将其解读为股权激励重新开放的曙光。

短期激励措施相对足够,但中长期激励措施通常不够。这在中国银行业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这在业内得到了普遍认可。这也导致了许多行为的短期性。例如,收入往往遵循资产回报率和资本回报率等评估指标。

郭田勇认为,高级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机制应该与银行的经营业绩挂钩,包括一些风险指标。这必须是一种长期激励,将短期和中期指标结合起来。

“就股权激励而言,由政府任命并由国家绝对控制的企业高管建议首先暂停这一进程。上市公司和持有国有股的职业经理人是否采取股权激励并不重要。

例如,大多数国有企业的高管最近获得了800万至1000万英镑的高额股权激励。

”苏海南指出。

据悉,财政部将牵头启动银行业股权激励试点,中行和中行有望成为首批试点机构。

在近期召开的本行半年度报告绩效会议上,中行和中行相关人士表示,将努力使本行成为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

当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混合所有制改革计划是否会涉及对高管和员工的股权激励时,交通银行执行董事兼副总裁钱文表示,“它将作为计划的一部分纳入计划”。

据悉,股权激励计划一度暂停的主要原因与国有金融机构高管的“特殊地位”有关。

在金融业,高管获得高薪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政府雇员,高薪缺乏制度基础。

因此,从一些银行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之初,争议的声音就一直存在。

“如果上述五项改革逐一实施,股权激励将是明确的。

”苏海南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