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推进分离医学试点改革

经过五年的试验,北京的公立医院将进入全面改革时期。

3月22日下午,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会同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等北京市医药分离综合改革工作组成员单位,召开了北京市医药分离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了《北京市医药分离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该计划的核心是彻底废除“以药品补充医疗服务”的机制,改造过去通过出售药品、使用消耗品、进行大规模检查和其他渠道获取收入的公立医院,通过提供高质量的诊断和治疗服务来确保运营和维持运营。

具体而言,改革取消了药品加成和注册费用及医疗费用,设立了医疗服务费,实行阳光购药,降低了药品采购价格,调整了435项医疗服务项目的价格,涉及全市3600多家医疗机构。改革将从4月8日开始实施。

“从改革的内容来看,北京无疑希望通过改革更好地规范医院和医生的行为,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同时,有利于促进患者分流,实施分级诊疗。这将对该国其他地区产生巨大影响。

”3月23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研室教授应晓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京的改革是健康、医疗保险和价格的结合。这种多部门协同作用在以前的医疗改革中很少见。

在这次公布的计划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项是北京的公共医疗机构将取消药品加成(不包括中药饮料)、注册费和咨询费。

对此,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方来英表示,以药补医曾经是公立医疗机构重要的补偿渠道和收入来源,但其弊端之一是刺激医疗机构使用更多药物、昂贵药物和扭曲医疗服务行为。二是导致医疗费用快速上涨,增加医疗保险基金负担和患者费用;第三,它损害了公共医疗机构的形象,削弱了公共福利,加剧了营利。

取消药品添加意味着公立医院的所有药品将不再以15%的价格出售。零售额的实施是此次改革的核心,被认为是打破药品补充机制的关键。北京也为此做了五年的准备。

“自2012年以来,北京11家医院分别进行了药物试验,取消了注册费、医疗费和药品加成,其中延庆和密云的5家市级三级医院和6家区级二级医院。

一位接近北京市卫生计划委员会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试点医院的选择涉及不同类型、不同方向和不同服务体系。只有这样才能更真实、准确、全面地了解试点效果,更有利于在全市各大医院全面实施。

数据显示,经过五年的试验,北京五家三级医院的药物比例已从2012年的43%降至2016年的33%左右。医生的用药行为比以前更加合理,患者(门诊/住院)的药物负担呈现更加明显的环比下降趋势。

“药品成本的影响因素包括药品价格和药品选择。在药品成本管理中,应注意药品的价格和合理使用。如果后者不能改变,任何药品价格调整措施的效果都是有限的。

”应晓华表示,除了取消药品奖金,北京的改革还实施了阳光采购平台,以降低医院的采购价格,从而降低药品零售价格。

“阳光采购”作为北京药品采购的新机制,是在原有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基础上,坚持以市为单位、质量、需求、价格统一的药品集中采购原则。针对市场上供应充足的常见药品,将全国省级最低采购价格与全市公共医疗机构动态挂钩,引导北京市同类药品价格保持在全国较低水平。

同时,将不再为低价和短命药物设定国家最低参考价格,将通过市场价格的作用确保临床药物的供应。

一些数据显示,通过消除药品加成和阳光购买,药品的平均价格下降了约20%。

这主要体现在医疗人员价值中的药品价格下降,药品补充收入来源被切断。那么,这会影响医务人员的收入吗?这部分费用从哪里来?根据实施方案,参与改革的医疗机构将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注册费和咨询费,所有药品均以零差率销售,同时设立医疗服务费。

其目的是补偿医疗机构的部分运营成本,反映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动价值。

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疗服务费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医疗服务费70元,住院医疗服务费100元/床日。

记者注意到,除了同一家医院不同级别医生之间的差距外,医疗服务费也随着医院级别的不同而有所扩大。

例如,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和一级及以下医院,普通门诊医生服务费分别为50元、30元和20元,知名专家人数分别为100元、90元和80元。

“目前,国内改革消除使用药物支持医生的前提是尽量不减少医院和医生的收入。例如,北京的改革大大提高了医务人员的劳动服务价格,同时取消了使用药物来支持医生。因此,医务人员的收入不会受到影响。

”应晓华说,事实上,根据一些地区实施这种改革的经验,医院的净收入大多是增加而不是减少。

从这个角度来看,医疗服务费直接反映了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从而降低了改革对医务人员的影响,但病人能负担得起吗?“对于医疗服务费的设立,最大的承担者是医疗保险基金,个人自付费用没有太大区别。

”应晓华表示,为了不增加患者的就诊负担,北京已将医事服务费纳入本市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报销范围内,并调整报销政策。应晓华表示,为了不增加患者负担,北京已将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的报销范围,并调整了报销政策。

记者还注意到,与三级医疗机构相比,二级和一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费报销率较高,个人缴费率较低。医疗服务费用的报销政策明显偏向社区。

以普通门诊为例,三级医院支付20%,二级医院支付不到7%,一级医院仅支付5%。

换句话说,在改革实施后,在大医院里只为开处方或调整药物的病人挂一个专家号码是不划算的。结果,为真正困难和危急的病人挂掉专家号码的机会大大增加了。

提高基层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费用报销水平,使基层医疗机构患者的个人负担明显低于大型医院,有利于引导患者接受基层医疗服务,无形中加快了分级诊疗制度的推广。

发表评论